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第一百二十二章 酒楼遇故知

发布日期:2021-07-13 16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am0b.cn,全小说重生成了陈世美无弹窗全文阅读重生成了陈世美TXT下载

 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s.net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莲听到自己被册封为郡主的消息后,兴奋的一夜没有合眼。小说早上第一句话便对陈世美说,相公!你放心,即使香莲成了郡主也不会不要你的!

  暗常理来说陈世美听到这句话都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,可是他总感觉昨夜香莲这句话有些别扭。可能他是听惯了男人抛弃女人的故事吧,眨一听香莲的保证,总觉得有些不舒服。不过他倒不是什么心眼小的人,很快就释怀了。

  接下来这些天陈世美倒是老实安份的很,不但三殿下没有找他的麻烦,就连太子赵祯都没有派人召见。如果说三殿下是被自己打怕了或者是被太子警告后才安分守己,那么赵祯不声不响的倒是出乎了陈世美的意料。

  古代温习与现代复习昨夜完全不一样,这一点陈世美是深有体会。这些日子和那些名满天下的书生公子在一起一同温习,论述古今中外,阐述自己的观点。

  开始陈世美的论点标新立异,很快就得到了众多才子的赏识,可是越到后来大家渐渐掌握他的路数,陈世美的话也就大打了折扣。为什么?引述论点,大部分都会引用前人贤人的话语,这些都是陈世美的弱项,可是这些都是些死记硬背的知识,要想得到考官的赞同还是随大流的好。

  至少陈世美是这么考虑的,他可不希望自己惟一一次古代考试只能走后门才上榜,没有真才实学到了哪都会露馅的?

  所以陈世美才熬夜苦读,今夜也是如此,时近深夜,他依旧坐在窗前背诵着那些贤人的名言警句。

  香莲有些心疼自己的相公,悄悄的关严了窗户,然后又吩咐小儿打了一桶热水,拧干手巾后,递给了自己相公,温柔的说道:“夜深,相公早些歇息吧!”

  陈世美顺手接了过去,不过依旧没有抬起头,只是话语里带着一丝关怀,“香莲,你早些休息吧!过两日相公就要考试了,如果再不努力的话,就前功尽弃了!再说,有句话叫临阵磨枪、不快也光吗!总得磨一磨是吧!”

  也许是被自己相公无厘头的话逗乐了,香莲抿着嘴,轻轻一笑,接过手巾后又贤惠的替自己的相公泡了泡脚,转悠了几圈后,好像想不到还需要做什么,这才叹了口气,上床歇息。

  陈世美苦笑了一声,有些感叹自己这位娘子即使贵为郡主,仍然改不了操劳的命,想到这陈世美不禁感到一丝无奈。

  “等过些日子可绝不能让自己的娘子再干这些粗重活,要是被太子知道了,少不了一阵责骂!”陈世美一想起自己娘子现在的身份,顿时觉得头大,这郡主封的有些不合时宜。当然他不会去再奢求什么,郡主是人家皇帝亲封的,不比那些王公小姐差,再说要不是自己以后要如朝为官,香莲凭借着和太子的关系,怎么也得混个公主当当!只是到时候自己就不能在当官了!为什么?你见过哪朝驸马还能做官的?

  想到这,陈世美更是对赵恒的深谋远虑佩服不已,许了自己天大的好处,但这甜枣不是白吃的。代价是什么?代价是你得给皇家办事!而且必须是忠心耿耿!

  陈世美向床上望了望,发觉睡熟了的香莲更加俏皮可爱,那对长长的睫毛盖在了眼睛上,引得他色心顿起,俯身轻轻一吻。哪知香莲睡的如此之轻,轻轻转动了一下身体后便继续睡了。小说

  陈世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长舒一口气,还好自己的娇妻没有醒,好不容易睡熟了,最好卖的沃尔沃SUV全系20T+8AT。要是把她弄醒,肯定又是一阵忙乎。

  寂静的夜晚,陈世美独自站在小院,回想着这段日子的种种,心中无限感慨。一晃就是许多日子了,他越来越发觉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,早先的不适应也都渐渐消失了,尤其是和香莲的感情,早已经变得海枯石烂,现在都已经不担心自己突然离开后,香莲会怎样?反倒是觉得自己要是突然不辞而别,离开那位天天几乎没有离开过自己视线的娘子,自己会怎么办?

  陈世美不知道,他只清楚自己需要时时刻刻珍惜这段跨越时空的恋情。他又花心的想起了白若水、庞箐还有林清雅小萝莉,这些女孩那甜美的笑容,清秀的脸蛋都时时刻刻的吸引着自己。

  “自己在这的牵绊太多,这些都是弱点啊!”陈世美叹了口气,踩着地上那青色的石砖,良久无语。

  转眼,春试要在万众瞩目下开题了,今年的考官出乎大家的意料,居然是当朝累擢知制诰、翰林学士欧阳修,欧阳大人!

  对此陈世美当然不会感到意外!当日在书院内和欧阳修长谈的时候,他就发觉欧阳修暗示自己拜入他的门下,那出奇的自信当然不是做作或者是忙乎的胡说?而是有了当今圣上的保证,因为了有了上面的留意和吩咐,他才会有如此的把握,即使明知道自己是太子的人,都不影响自己拜入他的门下。

  包拯和公孙策也在考试前几日到达了京城,对于他们两人的姗姗来迟,陈世美先是耻笑了一番,而后做东在自己住的酒楼好好款待了一下两位朋友。

  公孙策和包拯对陈世美的大方有些不知所措,与其这么说,还不如说是惊讶万分。陈世美的家境是什么样子,他们早就有了解,只是这次居然在京城如此大手大脚的花钱,的确让两人大跌眼镜。只是想到陈世美和当今那位太子爷的关系,两个人顿时苦笑的相望了一眼,闷着头挟菜。

  “看到陈兄满面春风的样子,今年的春试想必是胸有成足啊!”包拯促狭说道,嘴巴还冲着皇宫的方向呶了呶,意思是里面有人保你!

  陈世美苦笑一声,低声说道:“包兄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啊!进京没多久,兄弟我就把把三殿下给打了!”

  公孙策一听,手里的筷子掉在地上都浑若未觉,看来这陈世美殴打当朝三太子的确把他吓坏了。

  包拯倒是摇着头,不相信的回答道:“陈兄,你要说你揍了哪个大臣,包拯也许会信你?毕竟有那位主子给你撑腰。可是你打了另一位,估计你早就被刑部衙门找去喝茶了,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呢?”

  公孙策也是同样的点着头,这些日子的相处他逐渐喜欢和他们两个人呆在一起,而疏远崔亮、谢霍那群败家子了。

  这酒楼里人蛇混杂,坐在不远处居然有一富家公子,身后有仆役数人伺候着,看到陈世美望向这边,不由得厌恶的瞪了他一眼。哪知陈世美以为对方是“眉目传情”,朝那面敬了一杯酒,这才把注意力转了回来。

  “你们爱信不信!反正我陈世美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这么舒坦过!不过那皇子却是吃了个哑巴亏,估计以后入朝为官也得被他穿小鞋!”陈世美有些不情愿,自斟自饮了一杯后,手里的筷子又快速的动了起来。

  包拯被陈世美这么一说,倒是有点真信了!反复咀嚼了方才那几句话,又笑道:“还说你宫里那位没有给你安排,连入朝为官都能说得出口,看来有背景的人就是不一样!”

  被人家挑到话把,陈世美也不好再解释什么,再解释下去就有点做作,闷头夹菜填饱肚子才是正道。

  哪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主?这不,对面的一桌几位书生瞧着陈世美这桌的人眼生,便有了欺负之意,当下几个人商量之后,便有一人走了过来。

  “几位仁兄,在下罗清寒,方才听到几位聊到金榜题名,想必是成足在胸!我那几位同窗同样是如此,并且想向几位讨教一番!不知可否?”这书生青山白袍,长相俊雅,想必是北方一代的才子,要不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前来挑战的。原因很简单,这公孙策号称“江南第一才子”,这可不是什么虚名!

  陈世美三人互相望了一眼,俱都无语,包拯和公孙策更是苦恼无比,刚到京城便遇到此等麻烦。

  “我没兴趣!”陈世美率先甩开膀子,低头继续猛吃,他此刻是这么想的:笑话,如果天天有人随便挑战的话,那岂不是累死老子?现在是非常时刻,还是低调点好!谁让自己刚和当朝三太子互殴了一番?

  公孙策和包拯到时看不惯那对坐几个人的脸色,可是他们两个人早已是成名才子,自然对这种跳梁小丑不屑一顾,摇了摇头便算作了回答。

  那罗清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想必是恼怒不已,对陈世美三人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也没有丝毫的办法,只能悻悻的走了回去。不过不一会就传来了那几人的嘲笑声。

  “看到了没有,你被小瞧了!”公孙策打趣的说道,他越和陈世美接触,越发现这个人深不可测,不知不觉居然引起当今太子的侧目,就这单单一点来说,就不是常人能比的,更何况和高丽才子金大有的都艺早已名震天下。只是对面那几位还不知道坐在这边的几位是大人物!

  陈世美使劲的撇了他一眼,满不在乎的回答道:“你都不怕,我怕什么?要比名声,你可是要比我强多了?再怎么说江南第一才子的大名可不是虚的!”

  这话说的声音倒是不大,不过那声音正正好好能传进那桌几人的耳朵里。话音刚落,顿时引起一阵骚动。

  公孙策苦笑了一声,望着满脸坏笑的陈世美和包拯两人,顿觉无奈,嘴里不停地唠叨着:“遇人不淑啊!遇人不淑啊!”

  “敢问公子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南第一才子公孙策?”那罗清寒此刻又被他那桌人推举了出来,再次问道。

  公孙策知道不能再回避,转过头对着众人淡淡一笑,微微抱拳道:“不才公孙策,江南第一乃是徒有虚名!才子还算能搭上边。不知这位兄台有何指教?

  “指教不敢讲,倒是想向兄台讨教一番!”那罗清寒看来是有些才学,居然敢向公孙策提出挑战,当真是不知道“死”字是怎么写的。

  陈世美此刻依旧是把自己当作个没事的人一样,看都懒的看他们一眼,居然当着罗清寒的面和包拯低声聊起天来。

  公孙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脸上有些不好意思,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位朋友居然这么不给人家的面子,最起码适当的礼貌尊重应该有的,可是陈世美居然旁若无人的和包拯笑骂起来。

  包拯本来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,也许是和陈世美呆的时间太久,居然由着性子和他胡闹起来。

  罗清寒强自忍住怒火,对着公孙策先是抱了抱拳,这才开口说道:“公孙公子,在下有一词上联,还请公子赐教一番!”

  “三清烟雨此时来”罗清寒摇头晃脑一番,这才眼巴巴的望着公孙策,眼睛里露出了不屑的笑容。

  “这烟雨指的指的是楼外的景色,应了景!倒是个雅句!”公孙策先是不急不忙的点评了一番,而后收起折扇,抱拳说道:“在下对几日行云何处来?”

  这边话音刚落,坐在附近的不少食客就纷纷叫好起来,毕竟这里也有不少识货之人,所以公孙策的妙对立时引得众人叫好。

  这酒楼的老板更是看的欣喜不已,这才子对对子,必定能吸引更多的人来酒楼吃喝,也难怪他会如此高兴了。

  “此人倒是有些才学!看来今年的才子倒是比往年历害的多!”那富家公子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后,把酒送入自己的红唇当中。只是他身后的仆役的脸上却是青一色,浅一色。

  “我这也有一对,不知罗公子能否赐教一番?”陈世美一边挟着菜,一边转过头对着那位此刻不知所措的罗公子问道。

  这罗清寒本来想让公孙策这桌人难堪,哪知道这公孙策才学岂是他这种人望其项背的?这还没等自己退回去,那边的反击就开始了。为了自己颜面,他说什么都不能退缩,强自镇定的吸了一口冷气,抱拳道:“还请这位公子赐教!”

  “客吟千古月霜下!”陈世美冷笑不止,这词乃是宋末时期出自文天祥的词句,他们再怎么历害也对不上来的。

  果真不止是罗清寒目瞪口呆,就连坐在他身后那帮后援团此刻都抓耳挠腮,绞尽脑汁。可是现实就这么残酷,没有当时的意境是很难有人对出来的。

  公孙策忽然想到了什么,暗中戳了一下陈世美,低声问道:“你知道下联是什么吗?”

  陈世美先是一怔,马上又低下了头,低声骂道:“当然不知道,知道了还问他做什么?”

  包拯和公孙策一听,俱是差点晕倒在地上,互相望了一眼,心里都在暗骂:这陈世美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!不知道答案还问的如此理直气壮!不过他们更是认为认识了陈世美更加有好处,总之是谁都不会愿意遇到一个如此阴险下作的人的!

  那桌人商量了好久也没有对出下联,不由得有些失望,那罗清寒也是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,望见自己几位书友都不知如何对出下联,苦笑了一声,可能是暗骂自己自讨苦吃,摇了摇头后,便向开口认输。

  哪知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,楼下有一人高声叫道:“陈公子好词!在下对下联乃是‘人在半空烟雨间’。”

  那桌人一听到楼下此人的声音,免费在线家教带来资源共享启示脸上的忧愁瞬间烟消云散,好像楼下之人仿佛就像救世主一般。

  陈世美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只是觉得此人的声音有些熟悉,一时间好像又想不起来,待那来人上来露头那一刹那,他这才惊讶的脱口指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  小说重生成了陈世美来自网络,所有章节为网友上传发布。如果您觉得重生成了陈世美是一本好看的小说,请您推荐给你身边的朋友。

  如果您发现重生成了陈世美有更新而全小说网没有更新的,请联系我们!如本站发布小说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,或是含有非法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